搜索一下,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

2017财政基调会有微调大方向还是积极环亚娱乐

业内人士:2017财政基调会有微调 大方向还是积极   2017财政政策:微调下更加积极有效   张涛   对于危机后的中国财政政策而言,2016年无疑是迄今最为积极的一年,虽然政府一般公共预算赤字率为3%,但如果考虑政府性基金预算的话,政府实际的赤字率则接近4%,如果再加上地方债的话,广义的政府赤字恐怕要接近10%,2017年的财政政策又会怎样呢?   虽然按照法定原则,每年3月两会期间,全国人大审议通过“政府预算报告”后,政府的财政政策才能最终确定,但2017年财政政策的基调、方向和主要措施,在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全国财政工作会议就已基本确立。从这两次会议的公告中,未来财政政策有三个方面值得关注。   政策基调可能微调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作为最高决策层的思路,历来是判断政策的重要依据。而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财政政策着重明确了两点:“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效,预算安排要适应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降低企业税费负担、保障民生兜底的需要”,“落实推动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加快制定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总体方案,抓紧提出健全地方税体系方案”。而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措辞是“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大力度,实行减税政策,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在适当增加必要的财政支出和政府投资的同时,主要用于弥补降税带来的财政减收,保障政府应该承担的支出责任。”   将前后两年会议关于财政政策的措辞比较之后,一个明显变化就是,2017年的政府公共预算财政赤字率,可能不会如一些机构预期的那样继续提高至3%以上,由此可以判断的是,2017年的财政基调会有一些微调,公共预算财政赤字率很可能是持平于上年的3%,当然大方向还是积极,但积极的侧重点有所变化。   上述判断的理由主要就是,2015年明确强调了积极财政要加大力度,而2016年底会议更加强调财政积极的效果,而没有继续沿用“加大力度”的措辞,而且伴随GDP规模的自然增长,即便是赤字率不变,政府的实际可用赤字资金也会出现自然扩大,更何况2016年广义的财政赤字率已经接近10%,所以由提升赤字率转为进一步提升财政资金使用效率在逻辑上是自洽的。   而且在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新任财长肖捷部长强调的2017年七项重点工作中的第一条就是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促进实现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但在积极力度上,他只强调了“适度扩大支出规模”,目的是“促进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而且还特意强调了“全面盘活存量资金,确保财政支出强度不减且实际支出规模扩大”,由此推断3%的赤字率不会被轻易突破。   在此补充一个历史小资料,有关中国赤字率3%红线的依据,并不直接是被市场所说的来自于“马斯特里条约”,而是在2010年经过全国人大审议通过的《关于2009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0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中,曾明确注明“促进财政可持续发展,积极防范财政风险,为以后年度逐步缩减赤字留有余地,要将赤字率控制在3%以内”,正是由于具有法律效应的预算规定,才有了去年的“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但只要经济增速不出现坠崖式的下降,我想3%的赤字率红线还是很难打破的。   减税力度不会大增   肖捷在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首先总结了2016年“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新增试点行业全部实现总体税负只减不增的预期目标,全年降低企业税负将超过5000亿元”,随后在2017年工作重点中,针对财政收入明确提出“继续落实并完善营改增试点政策,扩大减税效应。研究实施新的减税措施。”表明减税的大方向应该不会变。但对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加快制定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总体方案,抓紧提出健全地方税体系方案”要求,肖捷进一步细化和具体化为“加快制定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总体方案。研究提出健全地方税体系方案,研究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继续深化资源税改革,扩大水资源税试点范围。”由此推断2017年的减税规模较上年可能不会有明显的提升,减税的效应可能更多依靠不同税种收入之间结构性的调整来扩大。   税收政策的重点相对会更加侧重中央和地方政府收入划分的问题上,其中建立合理且有保障的地方税体系又是重点,但被市场预期的房产税却只字未提,因此,预计在2017年的税收政策基本就是延续上年的做法。   财政管理改革加快   之所以说2016年是有史以来财政最积极的一年,除了全年实际财政赤字是创纪录的,还有一点更值得格外关注,就是2016年上半年全国财政就出现了3651亿的预算赤字 往年预算进度的惯例基本都是上半年财政盈余,下半年财政赤字),这是分税制以来首次出现的局面,表明财政预算支出进度明显提升,相信这一转变在2017年会进一步强化。   关于财政资金使用效率和预算支出进度,肖捷在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占用了罕见的大篇幅,包括“对于预算执行进度缓慢或预计年内难以执行的资金,要及时调整用途,避免资金沉淀”、“对地区和部门结余资金及连续两年未用完的结转资金,一律收回统筹使用”、“深化国库集中收付制度改革,合理拨付和调度资金,提高财政资金运行效率。加强财政资金统筹”、“提高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调入一般公共预算的比例。将存量资金使用与年度预算安排统筹考虑”,均着眼于财政资金使用效率和预算进度。   另外,对于地方政府性债务问题,更加强调“确保财政可持续”。地方债务分为存量和新增,首先在存量方面,从2015年启动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至今,累计置换的地方政府债务已接近10万亿元,从而有效的降低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缓解了债务风险,但仍然还有近8万亿元的债务待置换,按照财政部原计划,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本应该在2017年就完成,但从实际推进来看,8万亿的待置换债务很难在今年全部完成,估计会延伸至2018年。   其次,在新增方面,本次全国财政工作会议提出“强化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管理、预算管理”,而2016年新增的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为1.18万亿元,但实际占用额度可能已经突破限额,因此2017年对于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管理方面一定会更加严格,以保证预算的权威性,这也是财政可持续的制度保证。   2017年财政政策虽然基点依然是积极,而且还有更加积极有效的要求,但实际执行下来,无论是减税还是支出力度,很可能是中规中矩的一年,但在财政管理方面的改革一定会有很大进展。    供职于建设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发表留言

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请放心留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